西媒:听历史学家讲一战的细节和奇闻轶事

发布日期:2022-06-03 14:06   来源:未知   阅读:

  核心提示:整个战争期间,在前线的很多区域都会心照不宣地保持早餐时刻的宁静。战斗只会在天亮以后和夜幕降临时打响。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西班牙《世界报》7月12日发表了题为《关于一战的细节和奇闻轶事》的文章,文章通过历史学家里卡多阿托拉、卡洛卡兰西和赫苏斯埃尔南德斯,以及收藏家何塞米格尔阿尔韦特,我们了解到了一些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奇闻轶事。

  英国一战时期征兵海报“你的国家需要你”(资料图片)

  绝望的情境下就会有绝望的措施。飞机设计师威廉克里斯马斯说服了美国政府资助他建造一架飞机,用于抓捕德皇威廉二世。美国政府给了他10万美元。克里斯马斯想要驾驶这架代号“子弹”的飞机到德国抓走威廉二世。但是直到战争结束了飞机还没有造好。1918年12月“子弹”首飞,但整个过程却令人沮丧:飞机起飞时,机翼脱落,机身坠毁,飞行员丧生。

  有很多关于一战的传说,有些相当荒诞。最惊人的就是“蒙斯天使”的传说。在比利时蒙斯的一场战役中,德军试图穿过英军的防线。战斗艰难而惨烈,但德军最终占了上风,英军将领也下令撤退。但出人意料的是,整场战役阵亡人数不足1600人。几天之后,英国媒体指出,英军士兵不是在孤军奋战,而是有一个穿白衣骑白马的天使阻止了德军的推进和一场大屠杀的发生。从来没有什么天使,有的只是普遍疲劳之后产生的幻觉和一些媒体的想象力。

  她们操持家务,教育子女,照顾老人。但她们也掌管着社会。她们别无选择。她们投身于服务业和工业,还到医院里去帮助照顾伤员。从公交司机到护士和军工厂的工人,女性的身影随处可见。战争结束后,她们想回归家庭,有些人如愿以偿了,也有一些女性穿上了军装。

  所有人都想和亲人一起在家里过圣诞节。参战双方的想法是,战争不过是几个星期、最多几个月的问题。但是到了1914年的圣诞节,所有人都放弃了这个想法。在这种气氛下,西部前线发生了休战。在一系列的示意之后,大家走出战壕,共同“庆祝”这个节日。历史学家阿托拉说:“大家分享香烟和食品,甚至互相欣赏亲人的照片。”最后还踢了一场足球赛。但将领们并不喜欢这种友好的气氛,对此类活动下了禁令。关于休战,阿托拉提到了“早餐休战”。整个战争期间,在前线的很多区域都会心照不宣地保持早餐时刻的宁静。战斗只会在天亮以后和夜幕降临时打响。

  不知是不是巧合,停战协定是在11月11日上午11时签署的。直到最后一刻还有交火。哈里S杜鲁门就是最后下令停火的人之一。历史学家埃尔南德斯说:“这位未来的美国总统当时下令射击至10时45分。”在战争结束前两分钟,加拿大士兵乔治普赖斯死于一名德军狙击手的枪下。

  子弹会留下疤痕,太多的疤痕。如果退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眼前的景象一定会让我们毛骨悚然。很多人因为受伤和感染而变得面目全非,这也推动了医学的发展。战争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促使英国医生哈罗德吉利斯在伦敦以东锡德卡普的一家医院开设了整形外科。血库也是在一战期间产生的,在英军内部开始有了输血的做法。另一个进步是给骨折患者上夹板。1914年80%的股骨骨折士兵最终死亡,两年以后这一比例降至20%。

  马在一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极易遭受攻击。图为士兵在给战马戴防毒面具。(资料图片)

  英国向前线派出了上百万匹马,只有6.2万匹平安回家。它们比士兵更显眼,更无防备。虽然没有精确的数据,但估计一战期间有大约800万匹马死亡。这些马的职责不仅仅是上战场,还要负责运送食品、武器和担架。由于太多的马匹受伤,承受巨大的痛苦,甚至出现了一批专门负责杀死受伤马匹的人。

  1915年4月19日,法国飞行员罗兰加罗斯的飞机在德国迫降。关于加罗斯在15天内击落5架飞机的消息已经在德国人中间传开了,现在他们找到机会验证一下他的战斗技巧是不是得益于某种不为人知的技术革新。埃尔南德斯说:“对飞机进行了一番探究之后,德国人认为,加罗斯是使用机首螺旋桨后的机枪射击的。”罗兰加罗斯成功逃脱,但在1918年10月5日的一次战斗中牺牲。

  历史学家卡兰西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几乎所有参战国都会竖起一座无名战士纪念碑。这是象征性的举动,意味着那些永远无法确认身份和入土为安的烈士们得到了安葬。

  战壕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共生的。战壕战本来不在计划之内,但是在一系列战役结束之后,双方纷纷选择躲进战壕。首先是在地上挖出很多个坑,后来是将这些坑连成绵延数公里的战壕。所有历史学家都认为战壕中的生活是比轰炸更糟糕的惩罚。战壕是最不利于人类健康的环境之一。这里永远存在的室友是虱子、跳蚤和老鼠。需要区分一线战壕、储备战壕和休息战壕。还要区分不同作战方的战壕。德国人的战壕就比其他国家的战壕更井然有序。战壕里也会滋生一些特殊的疾病,例如战壕足和战壕热。同样也会产生一些迷信的说法。据说在战壕里第三个点燃香烟的人会遭到厄运。原因很简单:第一个火星是告诉狙击手你的位置,第二个火星是给狙击手瞄准的机会,第三个火星就是让对方开枪射击。

  双方的军服在战争期间也有所发展,甚至更换。收藏家何塞米格尔阿尔韦特说:“随着战壕战的形式普及开来,服装的罗曼蒂克也迅速消失,转为更追求实用。”最先进行彻底改变的是法国军队。之前法军的制服色彩很鲜艳,裤子是红色的,后来改用更保守的蓝色,认为这样士兵们就不太容易被发现。钢盔在军队中的大规模使用是在1916年,起到保护作用。军服的逐步简化不仅仅是为了实用,也是为了方便大批量生产。

  《凡尔赛条约》将战争归咎于德国及其盟友。但谈判过程并不轻松。德国拒绝接受,甚至不愿承担战争赔款。在谈判过程中,法军统帅福煦将有一系列严苛条件的文件放在桌面上,令德国人很难堪。他们说:“这不是文明国家该做的事。”这时,福煦拿出另一份文件,内容是德国人当年为法国投降设立的条件。两份文件一模一样。《凡尔赛条约》最终签署了,但过高的赔偿金额却埋下了后患。20年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直到2010年才还清了全部一战赔款。

  1916年7月1日,索姆河战役爆发。德国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屠杀了一整个团西约克郡团。战斗打响一个小时之后就有3万人死伤。这是英军作战最惨烈的一天。当天的战斗结束后,英军共损失57470人。阿尔韦特说:“当时的邮递效率很高,很多人的家属在战役当天就收到亲人的来信,说自己将参加索姆河战役。”他们读信的时候,很多写信的人已经阵亡了。

  “你的国家需要你”。英国各地都贴满了这样的标语。1914年9月,关于战争将速战速决的思想仍是社会的主流,但高级将领对此持怀疑态度。当时已任陆军大臣的基钦纳伯爵很快便对形势的严峻性和军队规模的不足有了认识。他是一个职业军人,没有求助于强制征兵,因此英国军队的人数远低于德国,最后只好求助于志愿参军的人。响应号召的人相当踊跃。有些村镇是亲朋好友几代人一起参军,一起阵亡。但这项措施仍然不足以解决问题,到了1916年不得不对18岁至41岁的男子实行强制征兵,最初只针对单身男子,后来已婚男子也不能幸免。只有教师、冶金专业人士、残疾人和宗教界人士例外。

  德国潜艇击沉英国豪华邮轮“卢西塔尼亚”号造成123名美国人死亡,此事没有促成美国宣布参战,但一封电报却做到了。1917年1月16日,德国外交大臣阿图尔齐默尔曼给墨西哥驻德国大使发了一封电报,承诺如果墨西哥站在同盟国的一边参战,那么将可收回被美国吞并的领土。英国情报部门截获了这封电报。墨西哥没有同意参战,美国同意了,不过是加入了协约国的阵营。(下)